茂名网首页 新闻 问政 论坛 专题 区域 视频 财经 旅游 宜居 汽车 生活 人文 教育 影像
首页 专题 优秀人才之窗 优秀作品

崔伟栋优秀作品

2017-04-12 12:22 来源: 茂名网

摘要:优秀作品

冼夫人罪孙1

崔伟栋

六月十九日2,广州总管韦洸3突然接得番禺慕容三藏急报,番禺渠帅王仲宣纠合数万军马,突然围了番禺。韦洸大惊:“这王仲宣果然作乱了!快飞报朝廷!”即命镇府长史冯世基率五百军马留守始兴4,自与开府吕昂、别驾从事蒙积、司马宋讳言等率一千五百军马赶奔番禺5而来。

还在冼夫人从始兴、番禺调军回高凉6时,就提醒韦洸:“破王勇7后,其余部王邓暠还未擒获,躲在何处,至今尚不知晓,州尊必要留意防范。王猛、王仲宣、周师举之辈俱为生力亡命者,托王勇之名,甚能蛊惑人心。”平南军调走后,冼夫人甚为担忧,对张融道:“岭南刚定,王勇余党未靖,事实未该调走军马呢,我自感心惊肉跳,坐立不安呢……”张融叹道:“韦将军毕竟是前朝之臣,拥重兵在外,朝廷又怎能完全放心?且韦将军又是夫人至亲8之人,更要避忌呀,故夫人愿调军助防,韦将军就没有答应……”见冼夫人没有吭声,张融又道:“朝廷调军之举虽然不妥,但夫人亦无须太过担心,韦将军是稳重之人,自是成竹在胸。若遇机急,我们亦可助他。”冼夫人深呼一口气:“也只能这样了!”又道:“七州9军马,暂留在西巩10吧。去书徐敬成11众官,军粮及军市所需,都由徐敬成节度保障。”

韦洸率一千五百军倍道兼行,赶至东官县12北潮岭下,但见树木蔽天,草丛齐腰。韦洸失惊道:“好险恶的所在,快赶过去!”忽然下起大雨来,山路更是泥泞难走。吕昂道:“州尊呀,可能我们走错道了,将士们一时找不着方向呐……”忽然之间,雨过天晴,密林里透出阳光来,韦洸道:“看到太阳就能找到方向,一直朝南走,走出这片密林去。”近半个时辰,韦洸才率军走出这片密林。刚松一口气,突听得山谷中响起一片鼓角声,那箭矢也不知有多少,都朝韦洸这边射来。韦洸立中三箭,几乎跌下马来。吕昂惊叫:“快救护州尊!”韦洸拔出左腿上那支箭,大叫道:“将士们随我冲杀……”挺长枪跃马率队向前冲突。逃离北潮岭时,所剩军马只有八百。吕昂与宋讳言赶紧来扶韦洸下马,看时,韦洸早已咽气,而依然大睁着双眼,握紧手中长枪。吕昂为韦洸拔出后背心及腹上两枝箭,搂着韦洸的尸体放声大哭。

王仲宣纳王邓暠之计,与王邓暠、曾孝武领一万军马攻袭循州13,命王猛、周师举领一万军马攻袭始兴,命陈佛智、练则信、漆铁峤等领一万九千军马攻袭番禺。慕容三藏见陈佛智势大,始终不敢出城迎战,只是死守。向始兴告急文书送出后,部将秦嘉又建议火速向高凉冼夫人告急,可是派往高凉的信使被陈佛智截获。十天过去,高凉音讯全无,又没始兴消息,慕容三藏更加惊慌,跺脚道:“忠臣义士不好当呀!州尊若不是请朝廷调走军马,州尊若不拒绝护国夫人遣军助防,怎有今日之困?眼见循州、始兴都被贼军攻袭,至今才没有消息过来,若真是这样时,局势极为不妙呀!这般坐着挨打,不是良策,必要突围出城,才有生路。”秦嘉道:“贼军势众,我军若弃城,必为贼军吞没,番禺城高粮足,还可固守,再等数日,必有外援到来。”

吕昂整军赶至番禺北郊,探得陈佛智重军围了番禺城。吕昂欲挥军突入城去,蒙积劝阻道:“我们只有八百军马,这是去送死呀……”宋讳言道:“番禺现在是救不了啦!依我之计,不如火速赶回始兴,等待朝廷大军到来……”吕昂苦笑道:“在北潮岭下遇伏,我就知道始兴回不去了,恐怕这时始兴已为贼军所有啦!我们只有区区八百人马,又在新败之下,州尊为国捐躯,将士再无斗志,进不能进,退不能退,唯有赶紧向高凉冼夫人告急,才有生路……”

冼夫人接得吕昂告急,已是陈佛智攻番禺第十三天了。上个月,冼夫人应徐敬成之邀,往交州小住数日,回来时,路上感了风寒,身体不适,一直卧床不起。乍一听得韦洸死讯,冼夫人一口气接不上,随即晕了过去。经廖明众将抢救,冼夫人方苏醒过来。冼夫人挣扎着要起床,被廖明与众将劝住了。冼夫人躺在床榻上,气喘吁吁:“快……快……快召诸将……现在……广州群龙无首,军……军马又……少……速命暄……暄儿与……与祝戬……盘肸……伐沆领军救番禺……始……始兴没……没有了……命魂儿……与时元、甘老将军、陈三官、曾孝摛14领军夺回……始兴,我……我随……随之引军继……继进……”

诸将领命去后,冼夫人老泪横流,放声哭道:“韦放……大哥呀……呀……妹……妹子没……没有……看……看顾好……洸儿呀……呀……”

冯暄、祝戬、盘肸、伐沆等二百六十一名将佐,领八千军马赶至番禺,扎军朝亭15。

三更时,吕昂引余部赶来冯暄军中会合。次日巳时,冯暄刚要下令攻敌时,忽然接得陈佛智来书:“知弟领军援番禺,兄惊喜交加。喜者,与弟自石龙16一别,早十有余年,今日能见,喜何待言!惊者,兄将与弟搏杀沙场,生死相拼,兄不忍为也。少时情谊,兄未曾忘,弟何相逼若此?”冯暄犹豫不决,唉唉连声。祝戬见冯暄许久没有发令,心里奇怪,问道:“二少将军怎不行令攻敌?”冯暄持着信笺,只是摇头:“我本待发令,无奈陈佛智便在贼军当中,来信责备我忘了少时之谊,故而踌躇……唉……”祝戬取过陈佛智来书阅了,道:“二少将军与陈佛智少时友善,我也知道。却不能因此便罢战呀!”冯暄点头道:“这我知道,可我不忍心呀!若是不顾情谊,与陈佛智交战,别人会怎么看我,说我不念旧情,冷血无情呢……”祝戬跌足道:“哎呀!暄儿你……真……真真……”盘肸也听出来了,过来劝道:“二少将军不可糊涂,你阿嬷17若在这里,决不许你胡来……”冯暄焦躁起来:“我断非怕死之人,然这事是使我为难,过几天再说吧……”

祝戬急忙把盘肸拉到一边:“再说也没用,二少将军是铁了心啦,此事拖不得,快报夫人知道。”

冯魂、冯暄各率军走后,冼夫人始终身体虚弱,起不了床。众将俱各担忧。张融对廖明道:“夫人现在这般境况,令人担忧呀!你……”廖明叹道:“夫人近七十18高龄,何曾一日宽心。自归隋以来,夫人心里之痛苦,只有藏在心里呀!徐敬成知夫人心里难过,才请她往交州散心。夫人之痛楚,岂是一日一时便能忘却的,自交州回来,夫人感了风邪,便卧床不起。现在韦洸死了,是在夫人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呀!只有慢慢调养,方可恢复。”张融不由双眼润湿,道:“融行将入土之人,终生追随夫人,永不言悔。夫人之心,追日赶月,薄云冲天,等闲之辈又何能知?”

这日冼夫人感觉好些,让人扶着起床来,道:“召诸将,我要到州衙19视事……”

冼夫人由冯盎、冯宗20扶着,坐轿车来到州衙,入至听事厅,见诸将均在站候。看冼夫人坐下后,张融道:“夫人身体未安,何必过衙来,但有差遣,融等随时候命。”冼夫人深呼一口气:“我坐不住呀,我这病时好时坏,也就这般了。王仲宣作乱,也不让我躺着呀……番禺那里有甚么消息了么……”张融忙答道:“暂时未有……”

声音未落,只见冼耿21大踏步闯入听事厅。众人一愣,冼夫人问:“耿儿怎么回来了……”冼耿喘气答道:“回六姑太嬷,二少将军、祝将军、盘将军、伐将军率军马只四天便赶到番禺朝亭扎下。次日刚要攻敌时,忽然接到陈佛智来书,二少将军念昔日与陈佛智之情谊,迟留不进。这是祝将军给六姑太嬷的书子。”冼耿把书信呈上。冼夫人抖着双手启阅过,勃然大怒:“我自领军,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……想不到……想……想不到今今日……我孙儿……我孙儿竟敢违……违我军命喽……洪丹其22……传我命到祝戬军中,把冯冯暄斩了……冯盎……冯盎与冼奉乔23持我令至番禺,速攻陈佛智……”

冼夫人暴怒之下,浑身发抖,脸色青紫,样子极为怕人,众将谁都不敢做声,唯有应命而已。

张融24急把冼奉敏25拉过一边,堵着耳朵道:“事急矣,我也不多说,快传书请高州、罗州诸官长火速赶来州衙……”冼奉敏连忙应命。张融又寻着冼奉玄26,道:“速往西巩接四老将军27……”冼奉玄道:“老父正感风寒,身体欠安……怕……”张融道:“顾不得了,抬也要把四老将军抬来……”冼奉玄连连应命。洪通这时已满身汗湿,寻着张融,一把拉住:“怎么办……快教我……”张融道:“这还用说,把二少将军执下,押回州府,路上若遇风雨,自然难走……只要二少将军回来,余下之事,融自处理……”洪通连连点头,匆忙离去。

冼夫人住在州衙里,再不回恩铭居28。廖明29小心煎汤药让冼夫人服用,让她安睡。冼夫人醒来时,呆坐着落泪,众人劝她吃些稀粥,又哪里咽得下去。武哥、阿秀、三彩儿、孟娘、七儿、夫辛、庄牙30等守着冼夫人,不敢离开半步,也只是伴着流泪,再没别的话说。

第八日午中,忽报洪通回来了,冼夫人脸色苍白,由众人扶着出到听事厅。听事厅里已站满诸将,却鸦雀无声,静得连一根针掉下地里都可听到。冼夫人只是站在厅中央,问:“洪丹其回来了……”洪通连忙应答:“属下回来了。”冼夫人颤声问:“暄儿……暄儿的首级呢……”洪通低着头,道:“属下把二少将军带回来了……”说着话时,只见冯暄五花大绑,被押入厅来。冼夫人“啊”的一声,厉声道:“洪通!我命你斩冯暄,你……你也敢违我将令……”冯暄朝冼夫人扑通跪下,嚎啕大哭:“阿嬷……阿嬷呀……不关别人之事,孙儿犯了死罪,也不愿留在世间……阿嬷呀……你斩了孙儿吧……”武哥、阿秀、孟娘、三彩儿、七儿、夫辛、庄牙等人再也忍耐不住,一齐放声大哭。

忽见冼奉匡31、冼奉玄兄弟扶着冼操步入厅堂,后面紧跟着王望如、潘肃、郑嘉32等高州罗州官员二十多人。冼夫人抹去眼中泪水,问:“四哥呀,你身子欠安……你与众大人怎么都来了……”冼操全身颤抖,满脸泪光:“我听说妹子要斩暄儿,四天前已让奉匡、奉玄伴我来到州衙,众大人随之也到来……都……都是保暄儿来了……暄儿罪虽该斩……但为初犯……为年轻无知……暄儿之罪,我来替代吧……”冼操双脚发软,几乎瘫跪地下,幸好让冼奉匡、冼奉玄扶住了。王望如、潘肃、郑嘉众官随即跪下。潘肃道:“夫人军令严整,天下皆知。二少将军为一军之帅,违了军令,理应严惩。然二少将军乃忠义之人,顾及前谊,不忍伤情,一念之差,以铸大错,二少将军也已知悔,望夫人网开一面,饶二少将军不死……”

忽听得府外传入“请圣母33饶二少将军不死——”的高呼声。这声音听来,足有万千之众呼号,震天动地。冼皋34入来报道:“霍尚、庄文稼、廖百锦、徐寿天、李隆奇35等老爷率阳春、高凉、宋康百姓请免二少将军死罪。”冼夫人还未答言,又听见报道:“冼姨娘36来了——”众人看时,冼亦已和女儿冯宗入到厅堂。冼亦泪流满脸,与女儿跪倒在地,哭道:“娘呀……不能斩暄儿呀……他爹娘都不在了……我……娘若斩了暄儿……媳妇……媳妇死了……也没面目去见阿姊呀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冼亦话未说完,当即晕了过去。冯宗搂着母亲,惊叫起来:“阿妈……阿妈……阿妈呀……”众人赶紧奔来抢救……

冼夫人由武哥扶着,走出厅堂,直向府门走去。身后冼操、王望如、潘肃、郑嘉众官诸将随着来到府门口,看时,但见黑压压一片,也不知有多少百姓,都跪倒在府门口。霍尚见冼夫人出来,又与庄文稼、廖百锦、徐寿天、李隆奇等率众百姓大呼:“请圣母饶二少将军不死——请圣母饶二少将军不死——”

冼夫人泪落如雨:“众乡亲都起来吧……我答应你们啦……”

冼夫人抬手把眼泪一抹,突然厉声道:“权且饶冯暄不死,打入囚牢,平定王仲宣后再由朝廷处置……来人,把冯暄押上来,当众重打二百军棍!”众军士把冯暄推出庭前,解了绳索,按倒在地。王望如又上来劝阻。冼夫人颤抖不已,正言厉色:“永公老37要将百合38置于何地……冯暄身为主帅,以私废公,拥兵不进,依军法当斩。既然众官员、众渠帅及乡亲父老力保了,百合只好暂缓行刑,让朝廷处置。这……其实已是私心喽!今日必要重打冯暄,以为惩戒。如若众人还要劝阻时,百合……百合再也无颜领军……无颜领军……打!给我狠狠打……”执刑军士得令,挥棍望趴在地上的冯暄打下。冯暄紧咬牙关,哼也不哼。打到近一百军棍时,冯暄的腿股血肉模糊,脸如纸白,早已昏死过去。众官员、众渠帅、众部将及众百姓见如此惨状,再也不忍目睹。洪通对张融道:“泰次兄快劝夫人。虽说不斩暄儿,若再这般打下去,暄儿也没命呀……泰次呀,我与你死了,敢去见文表公39么……”张融这时也自惊慌失措,赶紧朝冼夫人跪下,众将也随之跪下。霍尚等又率众百姓跪下。王望如与众官也朝冼夫人跪下。王望如浑身颤抖,银髯飘拂,眼泪横飞:“望如活了一大把年纪,今日拼了老命,必要劝夫人法外留情,不能再打二公子了……”执刑军士停下棍来。冼夫人大喝道:“王望如真要百合为徇私之人喽……给我打……不能停下……”王望如大叫道:“不然!新朝早有新律,杖刑从六十到一百呀!现夫人责打二公子已超过百数,夫人滥刑矣……”冼夫人眼泪四溅,颜容尽变,一手抢过执刑军士的军棍,哭道:“百合若有罪时,亦由朝廷处置……”说罢挥棍朝冯暄打下。猛见冼操和身扑在冯暄身上,冼夫人收棍不住,一棍重重打在冼操的右肩膀上,冼操当即晕了过去。众人惊呼起来,围上去抢救。冼夫人呆立在那里,手中军棍掉落地上……

注释:

1节选自崔伟栋长篇历史小说《冼夫人》。

2隋开皇十年(公元590年)。

3隋平陈后,废前陈番禺所置广州都督府,于始兴置广州总管府。广州总管府掌管岭南军民两政,韦洸为隋第一任广州总管。慕容三藏为副,戍守番禺。

4治址在今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。

5治址在今广州市番禺区

6高凉郡(县),治所在今广东省阳江市白沙镇。

7隋军临江时,“使持节、光胜将军、总督衡、广、交、桂、武等二十四州诸军事、平越中郎将”王勇在岭南奉诏入援建康,途中闻知建康沦陷的消息,即退据岭南。随之王勇起军斩杀广州刺史陈方庆、西衡州刺史陈伯信。冼夫人起军平定王勇之乱。王仲宣为王勇之子。

8韦洸父韦放,早期为冼夫人之师,历事梁、陈,誉为“山中宰相”。韦洸姊韦韩儿嫁冯仆为妻。

9高、罗、越、南合、交、崖、黄。

10在今广东省阳春市八甲。

11徐敬成是交州刺史。交州治所龙编(今越南北宁)。

12治址在今广东省惠州市梁化镇。

13循州治所在今广东省龙川县佗城镇。

14魂儿、暄儿即冼夫人长孙、次孙冯魂、冯暄。时元是冼夫人谋士,后为谯国夫人幕府记室。甘老将军即甘弁,甘弁、祝戬、盘肸、陈三官是冼夫人麾下“廖、盘、甘、祝、陈”五大将军之一。伐沆、曾孝摛圴为冼夫人麾下猛将。

15《资治通鉴》胡三省注引:郦道元曰:广州城东北三十里有朝台,昔尉佗因冈作台,北面朝汉,圆基千步,直峭百丈,顶上三亩,复道环回,逶迤曲折,朔望升拜,名曰朝台。“朝亭”具体遗址至今无考。

16石龙郡(县),罗州所辖,治所在今广东省化州市。

17广东粤西称祖母为阿嬷,指冼夫人。

18冼夫人生于梁普通三年(公元522年),隋开皇十年(公元590年),冼夫人68岁。

19高州衙署。陈时冼夫人自治高州,隋初未变。

20冯盎,冼夫人三孙。冯宗,冼夫人孙女,冯仆妾冼亦所生。

21冼夫人有冼挺、冼定、冼齐、冼操、冼飞五位兄长。朱崖洲(今海南岛)褚俭叛乱,梁承圣元年(公元552年)六月,广州都督府起军征讨,冼挺、冼定、冼齐、冼飞四兄弟征调率军参与平叛,途中均在海上遇强台风罹难。冼耿是冼夫人二兄冼定曾孙。时冼耿为“冼家军”将校,随冯暄援救番禺。

22洪通,字丹其,冼夫人谋士,后为谯国夫人幕府司马。

23冼夫人四兄冼操次子,时为“冼家军”将校。

24张融字泰次,冼夫人谋士,后为谯国夫人幕府长史。

25冼夫人三兄冼齐长子,时为“冼家军”将校。

26冼操三子,时为“冼家军”将校。

27四老将军即冼操。

28恩铭居是冼夫人在高凉城居所。

29廖明是冼夫人麾下“廖、盘、甘、祝、陈”五大将军之一,精通医术。

30武哥、阿秀、三彩儿、孟娘、七儿、夫辛、庄牙均为冼夫人麾下女将。

31冼操长子,时为“冼家军”将校。

32王望如,永宁县令,时年90岁。潘肃,杜陵县令。郑嘉,罗州刺史。

33陈祯明三年(公元589年),隋灭陈,岭南百姓共奉冼夫人为圣母。

34冼齐之孙,冼奉敏长子,时为“冼家军”将校。

35霍尚、庄文稼、廖百锦、徐寿天、李隆奇是阳春、高凉、宋康等地渠帅豪右。

36冯仆妾冼亦。

37王望如字永公。

38冼夫人名百合。

39冯宝谥号文表。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网站法律顾问
茂名日报社(www.mm111.net )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广告业务咨询:13727824889 地址:广东省茂名市迎宾路156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  网站备案号:粤B2-20040638
申博开户怎么样 太阳城娱乐网址登入 1388msc.com微信支付充值 138申博亚洲 申博老虎机游戏登入
太阳城申博大陆总代理最高返水 網絡博彩喜達在線 蘇丹的財富老虎機規律 现金赌场平台开户 一起玩彩票手机下载直营网
澳門博彩技巧 澳挪彩公司上市 澳门威尼斯人返利 MG电子代理 美炭
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88登入 博狗游戏最高返水 菲律宾申博官网怎么登入 必博bbo668 澳门银河线上开户